一个人的坏脾气

what the fuc…
半死不活中
不时住院so…失踪或诈尸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 )

嗯…非常少还很渣的肉,绝望就是这个样子了吧

哈!回归LOFTER!先写篇泷法,肉改天另外发???(我知道卡肉很不道德´_>`but…)

至少先解决一个寿命的问题!

哐!
睡梦中的泷谷真被这一声巨响惊醒
“嗯?!法夫君?怎么了?”睡眼勉强的睁开了一点,却看见那头本应该在肝游戏的龙现在却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泷谷瞬间清醒,因为就在旁边,泷谷马上坐起来,伸出手“好烫!”法夫纳眼镜掉在一旁,脸颊通红的和他朦胧的眼睛几乎分不开,泷谷看了一眼时间“ 才2点…”泷谷把法夫纳轻轻抱到床上,用湿毛巾擦去法夫纳满脸的汗
还是给小林他们打个电话好了,跪坐在床边泷谷一边把手轻轻搭在法夫纳的头上,一边给小林打电话,但没有人接“果然这个时间都在睡觉吧。”泷谷从来没有如此心慌,作为一个隐宅,他很清楚如何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看到法夫纳微张的嘴唇和脸上的虚汗,他却觉得自己的心中涌上一股五味杂陈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龙是不会生病的,这是法夫纳告诉过他的,那他怎么了?这头龙?泷谷突然想到了尔科亚,不是龙的她是不是能知道些什么?
         “喂?”尔科亚慵懒又莫名偷着魅惑的声音从电话的那头穿了过来“喂,尔科亚,法夫君有些不对劲,头很烫,还在冒虚汗!很像发烧了,但…但龙不是…不是!”过于着急的泷谷觉得自己的舌头像被打了结一样,没有办法流利的说话了“嗯,对啊,龙确实是不会生病”尔科亚的语气很难得严肃了起来“那法夫君!”“法夫纳没事。”尔科亚打断了泷谷的问话“他只是使用魔力过多,需要休息,不过没想到他还真这么做了啊…”电话那头尔科亚的声音像在雾里一样缥缈“嗯?尔科亚?”泷谷非常非常害怕尔科亚会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泷谷君,龙的寿命很长,对你们人类来说可能相当于永恒。一个世纪在我们眼里不过是弹指一挥间…”泷谷对尔科亚突然对自己说这些感到奇怪,但他还是继续听着“龙和人类之间差别可以说是造物者对生物不公平的提现吧,但龙可以凭自己的意愿缩短这个差距”尔科亚说着,停了一下。泷谷好像在这一秒嗯停顿里看到了尔科亚睁开的眼睛“托尔用了她3/1的魔力和将近一半的生命力让小林能达到龙所能轻易达到的寿命…法夫纳…看来也是这么做了”泷谷的大脑突然像同时打开了几十几百个界面的电脑一样无法思考“什?法夫君?寿命?我?”短路的机器人泷谷发出了他现在唯一能发出的混乱的声音“没关系”尔科亚的声音修好了他的线路“法夫纳现在很好,只是需要睡一觉休息一下,但他现在却变得更像人类了。他还有剩余的强大的魔力,寿命不会改变,但却变得和人类一样会生病,而你…泷谷君,你会变得有和龙一样长久的寿命,没有魔力,除了长久的寿命,其他的都不会改变…”
        剩下的话,泷谷已经听不太清了。他放下手机,看向法夫纳“法夫君…”

       第二天早上,法夫纳发现自己在跟自己同居的低级人类的怀中醒来“啧!”头疼。已经很久…多久没感受过疼痛了?现在却因为这种无聊的原因…
感受到怀中的龙醒来“早,法夫君”泷谷一如既往地道着早安,然后把手放在法夫纳头上“嗯…不烫了…太好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泷谷一边说着一边无意识地抚摸法夫纳的脸。“别碰我,低级的人类”
法夫纳感到十分不爽,他不喜欢被下等生物像抚摸宠物一样抚摸“法夫君,昨天晚上你…”泷谷的话还没说完,法夫纳的脸又变得和昨晚发烧时一样红“闭嘴,下等生物!”“谢谢”泷谷的道谢像是在告诉法夫纳他已经知道一切了,这让法夫纳感到生气,他转身,撑起身压在泷谷上边“人类,闭嘴!”恼羞的他冲泷谷喊着“这不是为了你!”泷谷只是笑“难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吃了你吗?!”法夫纳用怒吼掩盖自己的慌张。他是龙,高贵的龙,绝对是因为一时兴起,一时糊涂拜…绝对不是…他只是愚蠢低下的人类“如果法夫君愿意的话…吃了我吧。”泷谷的笑更加让法夫纳生气,他一口咬上了他的脖子。“嘶!”泷谷不由得绷紧了身子,倒吸一口凉气。法夫纳送开口,看向泷谷,他还是一脸笑意,只是脖子上却多了一个牙印,龙的尖齿刺破了皮肤,鲜血顺着泷谷的锁骨缓缓流到枕头上。
        法夫纳下意识的舔了舔泷谷脖子上的血,却突然被抱入他的怀里“真是,很疼啊,法夫君”泷谷在法夫纳的耳边说着,轻轻地用牙齿咬了一下他的耳廓。法夫纳不由得战栗了一下,他的呼吸都喷洒在他的耳后;他的舌头在他的耳阔跳着舞;他的手环在他的腰上…明明是像洗澡一样的事…法夫纳还是无法适应人类的身体的感受,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感觉“停下…”他的呼吸开始不稳“我说停下…人类”他感到害怕,这是他没有接触过的事情

好好好好…好多大大在扩列,小透明来跟个风
私心打tag,混哪个圈打那个圈的tag

小时候的阿尔弗雷德总是在晚上睡不着的时候    抱住马修,马修以为他是害怕,但是阿尔弗雷德说“马修不用怕,英雄是不会让怪物伤害你的”明明没有害怕的马修感到莫名安心或是别的感情,回抱着阿尔入睡

人们的童年在什么时候结束的?
也许是不相信怪物以后了吧
那么感情也不相信了吗…

也许没有吧
马修在半夜失眠的时候,只要看到身边那人那被眼镜框压出痕迹的鼻梁,那相似的金发,那…
那人的双手紧紧环在自己身上,那英雄般的保护感…
晚安,我的英雄,阿尔

什么原因也没有的想去旅行
没有车,没有行李箱,没有手机相机,没有人陪,就是想要去旅行,兜里只有钱包和…家里的钥匙。只有钥匙才会提醒王耀要回家。但他不想面对自己空荡的三室一厅,聚满阳光而冰冷的落地窗,不想面对自己的家人,所以他跑了。发了疯一样,只带上了钥匙和钱包跑到了机场,买了机票却不知道去哪。无所谓了,无论是巴西还是北极都无所谓。
可王耀却来到了加拿大,王耀既不精通英语也不熟悉法语,他无法跟任何一个人搭上话。不,也许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干涩的喉咙和几乎粘在一起的双唇都不想发出一个字母。摸摸衣兜,却发现钥匙不在。         
   耀却没有在意。街角的咖啡厅,冬夜昏黄温暖的灯光像耀童年时见过的一只落单的萤火虫。店里没有客人,只有三张座子,不大的房间却在各处订上架子摆满书。金色中长发的咖啡店小哥左手支撑着头,右手压在书上已经睡着了,脸上的眼镜快要掉下来。耀不想ky到打扰别人睡觉。随手抽出一本书却看的连是英文还是中文都不知道。
   当小哥的手终于只撑不住他的头,他醒了过来。看到王耀,十分腼腆的对他笑了下。王耀好像没看见似得,无神的眼睛继续盯着手中的书。“Excuse me, sir…”耀这时候才微微抬起头来。“Sorry…a cup of coffee”金发的咖啡店小哥笑了,耀突然觉得他的笑像这家店的灯光一样温暖“先生,您是中国人吧。”难道是我的英语太差了?耀想着“因为您的黑发十分美丽,先生。”耀有点不好意思,‘有种被看透的感觉’这样。
     “谢谢”耀想不到更好的回答。“一杯咖啡就可以了是吗?”“嗯”“对了先生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来看看我冲咖啡,反正现在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做咖啡的时候有人能在身边也很好”王耀,不知是该拒绝还是答应,但却迷迷糊糊的点了下头。
     店主的手随着咖啡壶一圈又一圈的转动着,十分缓慢…想是一圈就绕了整个地球。就这样,一圈,一圈,整个世界就这样,安静下来。
      王耀都不知道咖啡是什么时候好的,他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店主的手。纤细却又骨节分明。“您的咖啡好了先生”端上的咖啡冒着棉花糖一般的雾气,熏亮了王耀无神的双眸。咖啡的味道十分甜,焦糖的味道好像盖过了咖啡原有的苦味。“因为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咖啡,所以只好给你上我这家店的招牌咖啡,枫糖咖啡”“很好喝,谢谢”“先生,您是有什么烦心事吗?”王耀不回答他“我曾经去中国留过学,一直觉得中国人不愿意把情绪外露给别人。如果您不愿意说的话,可以陪我聊聊天吗。很少有人能注意到我呢。”王耀闷闷地抿着咖啡,听着这位小哥在这里自言自语“我叫马修,存在感很低,几乎除了弗朗西斯先生和我弟弟,没有几个人能注意到我…”王耀的这杯咖啡,足足喝了一个多小时。他有些不忍心中断马修的自言自语。马修声音十分温柔,像他的一头金发。紫色的瞳孔像是柜台上摆满的鸢尾花,咋一看,普通的甚不起眼。小小的,默默地开放着。王耀不愿离开这家咖啡厅。在喝完咖啡后,终于和马修东拉西扯的谈起了家常。外面的星星已经霸占了整个天空的时候,就这家店的灯光成为了街角的一颗星星。旅店全部已经关门了,王耀就在马修的咖啡厅的阁楼姚猪猪去的空房间里住下了。王耀并不着急回去,工作也就趁着这时候放年假。弟弟妹妹们也离自己而去,也可以很好的照顾自己。反正就这样待了一个多月。王耀每天在这里当服务员抵房租。闲谈的时候王耀还得知马修不只是咖啡厅的老板,还是个小说家。因为很少被人注意到本人。马修经常会写一些东西来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孤独的的人脑中常怀宇宙。王耀曾夸过马修的双眸。马修却说王耀的眼睛像秋天。眼睛像是黄色的枫叶,不是火红色但也是秋天。
     两个月后王耀还是没有照到出来旅行的原因。压力太大了吧?不管怎么说他决定回去了。走的时候马修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默默的给王耀调了一杯卡布奇诺。
      吵闹的飞机把他带回了中国。








后事:

“小香,你哥我没带钥匙,开不了门。快带钥匙来给我开门哈。”王耀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找楼下的老大爷借了个电话给小香打个电话。向来淡定的小香也忍不住朝他大哥喊了起来。“大佬,你知道我们找了你多久吗?都报案啦!一会儿我去给你送钥匙。我先打电话告诉小澳跟小湾”
“那就陪我等会儿吧,马修”王耀对身边的人笑着“好的”

圣诞快乐

今天圣诞

马修和阿尔去游乐场约会了
安东尼奥带上罗马诺,普爷和眉毛都去法叔家蹭饭了
露子和燕子去看电影了
小菊在家的被窝里看动漫
多椅子和费里受邀去听小少爷和伊丽莎白的四手联弹
小澳和小香被湾湾拽去逛街当苦力
韩国又在研究新的电视剧和化妆品
…………

王耀去地窖里打两壶陈酒,在满是情侣的街上边走边喝,喝个伶仃大醉,踉跄地来到一座坟
伊利亚,你还好吗

王黯照着镜子,跟那个人相像的只有同样暗红的瞳孔,不知最后那人眼中流着同样苦涩的眼泪
你真的不在了,斯捷潘

in病院 序

     王黯在书上学习这一专业已有四年多,但这是他第一次接触真实的病人,精神病人
     精神病医生,这可不是什么好对亲友夸耀的职业。黯不过是凭着自己的爱好选择这个职业。他不认为自己是个正常人,他认为自己不过是一个用比院里精神病人更自由点的精神病,就凭这一点他就可以跟他的病人住在一起了。
     到这里的第一天就被警告要小心病人,别太在意他们的话。但对于黯来说,“同类”比“上司”可能会更有趣些

    多重人格,这可不是什么陌生的名字,但四重人格,黯还是第一次见
     看着坐在自己面前一脸敌意的“她”黯感到头疼。现在除了知道她叫娜喀莎,是患者的“妹妹”之外,其他一无所获
     “已经认识这么多天了,不打算说点什么吗,娜喀莎小姐。”黯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可脸上的笑容却仍然还是像是下一秒就要掉下来一样“我说了!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放我走?!我哥哥呢?哥哥是我的!你们是无法把我和哥哥分开的!”
     要不是黯特意去了解下患者的情况,他都快以为这个人是不是个妹控然后自己创造出这么个人格了。
     “他是有个妹妹来的。好像还很粘他的样子”院长漫不经心地回答这黯的问题。“那她人呢,住院这么久好像没见过她啊…”“啊啊,她啊,谁知道呢,说不定死了呢。得了,你就别管了,把他治好才是关键,麻烦死了,真是的…”院长老头子嘟嘟囔囔的走了。黯对院长的态度也是见怪不怪了,谁会在乎一个跟自己没关系的人的家事?
    
     黯并没有多想把他医好。他说过,这是个爱好…比起医好他们,他更想知道他们的想法。
     “娜喀莎小姐,冷静一下…”没说完,一个“毫无杀伤力”的枕头与黯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放开那个枕头让我来啊啊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花瓶,拖鞋,甚至被子都飞向黯的怀抱,为了活命,黯,跑了。
    第二天,黯抱着必死的决心又去了一趟病院,结果出乎他的意料,进门的不是铺天盖地的杂物。“她”安静的坐在病床上,俄罗斯人白皙的皮肤由于在这“监狱”里更是毫无血色。手中的书仿佛就是他的整个世界。“娜喀莎好像没有这种‘闲情雅致’吧…”
    “你好,王医生。”不是那种带着点俄罗斯的口音的中文,而是非常流利的汉语让黯有点吃惊“我叫伊利亚,娜喀莎是否给你添麻烦了?十分抱歉,那孩子在我还在世时就这样…”
     “没关系…” 哦…等等, 他知道自己是第三个人格?黯花了三秒时间才反应过来这件事。“你…知道你是?”“第二人格,维克多也知道,我们不属于这个身体”
     黯竟有些激动,他不禁问“那么,原因是什么?”“被创造出来的原因?孤独。”
     “你说了,去世?”“嗯,对,我以前是他大哥,维克多…嗯,差不多吧,二哥,也是个任性的孩子呢。那么,王医生”“叫我黯就好。”“好,黯,你还有什么想从我这里了解的事吗?”
     黯刚要张口,却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思路
    进门的,是一位同样奶白色头发的俄罗斯…大波妹子(咳咳),手里的牛皮纸袋皱皱巴巴的,看上去很轻,让人猜不出装了些什么。
    “露西亚酱!姐姐来看你啦!”说着,那人走到床前,从袋里拿出一条跟发色一样的围巾。“露西亚酱,秋天到了,再过一阵天就冷了吧,姐姐亲手织的,带带看。”床上的人接过围巾,张张嘴,最后下定决心似得,说“姐…我是伊利亚…”女子手里的围巾滑落,怔怔地看着“伊利亚”
     “黯,能麻烦你先出去等一下吗,有些事,我要跟我姐聊聊。”黯走到门外的椅子上坐下,像猫理毛线一样整理思绪,却不知不觉睡着了。
      再醒来时,已经是2个小时后,从里面的说话声知道人还没走,黯都开始考虑先吃午饭再说了,那女子正好出来了,眼睛像是一个已经盛满水的杯子,眼泪已经开始要溢出来。她看到黯,毫无征兆的抓住他的衣领大喊“为什么他们非要消失不可啊?!”他们…是指另外几个人格吗?黯想“他们,明明好不容易,都回到我身边了啊…”说着,掩着脸,慢慢顺着黯滑落,跪坐到地上嚎啕大哭起来。黯不知如何安慰她,只好陪她一起跪坐在地上,一言不发地抱住她…
     哄走了他姐,还得去哄哄他。进门时,伊利亚还是躺在床上发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看到黯来了,才无力地笑了一下。“我姐姐…”“哭了”“是吗?还是这么爱哭。谢谢,黯”“没什么,下次,自己的姐姐自己哄”“嗯…黯医生…我可以抽支烟吗?”
黯掏出一盒中华和一个酒店发的塑料打火机递给伊利亚,“Made in China”伊利亚笑着摆摆手,接过打火机,从抽屉的最底层拿出一个铁质烟盒和一个看上去有些年头的打火机,递给黯一支“Made inRussia”
黯也拒绝了他的烟,接过他的打火机…
     相对无言

黯觉得气氛有点尴尬找了个理由跑了出来,院长老头子还找他有些事结果黯低头一看表…表…(表丢了啊我去)一块很旧的罗马表,价值不知道,到好像是某个人送他的…谁?
黯只好又跑回病房“馁个…伊利亚,现在几点了?”伊利亚从病号服里弹出一个花纹已经快磨损尽的怀表“3:15”“哦哦,好”老头子在三点约了黯在办公室,嘛,反正已经迟到了,慢慢溜达过去吧
“黯”院长老头子千年不变的扑克脸黯已经快看吐了“你迟到了”“弗朗索瓦,你从来不这么计较时间的,你又不是德国人”弗朗皱了下眉毛“可现在已经四点了”旁边一个红色短发的男子替弗朗索瓦回答了王黯“黯,这位是你的新同事,奥利弗,他会跟你住在同一个办公室”
黯快步冲到弗朗面前“喂,老头子,不是当初说好我付钱办公室交给我吗?怎么现在…”“奥利弗说他很喜欢你的装修风格,愿意付三分之二的房租,总比外面便宜…”“成交!”还不等说完,黯就一口答应了。“奥利弗先生,您好,我是王耀,这里的主治医生”“您好,我是奥利弗,以后应该就是你的助手了”
黯好像想到了什么,对院长说“你交给我的那个病人…”“嗯?”“不,没什么”黯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我去做饭,奥利弗先生,要一起来吗?”“当然”黯忽略掉了旁边万年扑克脸的弗朗索瓦脸慢慢发青。“院长要一起吗?”奥利弗提出邀请“不,不用,不用”被点到名的人像是被狼看到的鹿一样跑了

     虽然奥利弗做了蛋糕想给黯尝尝,但黯看到满满的奶油瞬间就感到腻了,拒绝了他的蛋糕(幸好)
    黯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奇怪,这是他除了给家人外位子一次给别人做饭,而且…很期待,很期待他是什么评价。饭煮好了,菜在黯的嘴里居然都是甜的(奇怪,我明明做的不是甜点)。都走到门口了,可黯刚要敲门就犹豫了(会不会不和他的口味,会不会觉得我多管闲事?)但他还是进去了“伊利亚?”伊利亚…或者是其他人,已经睡着了“真的很容易睡着啊,伊利亚这个人格”没办法,黯只好留了张字条“给伊利亚,记得热下,黯”黯有为了要不要在名字后画点什么纠结了五分钟才出去…
     今天应该算是黯的幸运日,没吃奥利弗的蛋糕,而且床上的人醒来时正好是伊利亚,伊利亚一醒来就注意到床头柜上的盒饭,当他看到纸条上的鼓着脸熊猫时更是笑了“黯真可爱”伊利亚想些,心满意足的吃掉了黯做的饭,不知是不是因为吃腻了医院的饭,黯做的饭格外好吃

      第二天,黯在去伊利亚的病房时被护士小樱拦住了“黯哥,秋雁姐在门口。”

小熊的小熊杯
越写越跑题了,我哭我哭我哭

     狐狸捡到了一只…熊。对,一只熊。还是白毛的小奶熊。狐狸扶额。怎么处理这家伙?
      这只熊就在狐狸的洞口。狐狸大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的它。现在狐狸在这头疼,它却睡得跟个没事人…啊不,是个没事熊似的。这时候熊打了个哈欠。狐狸向来对萌物没有抵抗力(问:那你为啥还吃兔子?狐狸:老子乐意。),很愉快的把他带(拖)回了洞口。
     狐狸一只狐生活了几百年了,就快修成人形。它可是很!忙!的!却接了这么个麻烦。
     这个麻烦正好醒了,狐狸心想:正好问问他哪来的,把它撵回去算了。“小熊熊~(狐狸:表情要和颜悦色点,和颜悦色)你家在哪啊?我带你回去好不好啊~”殊不知小熊看着他,发了几秒呆,嗷的一嗓子哭了起来,像是被狐狸的表情吓到了。哭哭啼啼半天,才嗷嗷嗷的喊起来(狐狸:我听不懂,作者你给我翻译一下。我:我也不懂…)
     狐狸心想,得了,我一个快成精的狐狸听不懂一只蠢熊的话,话虽如此,它还是凭着多年的养成经验猜出这家伙是饿了。可以,这很小孩。
     “兔子肉?”摇头摇头(不吃!)“爱吃不吃!”呜呜呜…“好好好我给你抓鱼。”嗷!
      很好,我这是没事找事…但是…我给他的鱼是天然的吧!这片森林人类还没开发吧!这家伙吃激素长大的啊?!这才几个月啊!!!这货就比我大这么多了!得有我几倍大了!
     小熊…啊,不,大熊已经睡不下山洞了,只能睡在狐狸的洞外。大就大吧。狐狸自暴自弃的想,可这家伙还爱抱抱!一抱勒死人哈!幸好,狐狸快要成精了(狐狸:你是在夸我呢还是在骂我呢?我:当然是夸你呢!)
     因为要躲天劫,所以狐狸不得不远离森林。它躲到人类社会,幸运的逃过天劫,修成人形。却没来得及跟熊道别。不得不说它还真有点想那只白毛熊。狐狸很愉快的混入社会得到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他给自己起名叫王耀。无聊的工作,无聊的同事,无聊的生活。知道有一天他接了个带新人的活,一个奶白色头发的,个很高,特别高!的小伙。一脸天真甜美的笑(谁知道他有多腹黑。小伙: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呢kurokurokuro…我:没,没啥哈哈哈…)好萌啊哈哈哈…这么大一个人了还用小熊杯子!耀不禁在心里吐槽。
     相处挺愉快的,小伙儿人挺有趣,他说他叫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不过看样子他好像更喜欢叫自己露西亚多一点。直到某个2月14号,伊万送给耀一个狐狸被,还跟他的是情侣杯。耀扶额“伊万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伊万:“不知道!只是听别人说今天要给喜欢的人送礼物!”耀才不会承认自己的脸红了一下。“那你送我…”“我喜欢你,耀!我喜欢你好几年了!”“那也…等等?好几年?我们认识也不过一年而已!哪来的好几年?”“当然认识!你忘了吗?狐狸~”好吧,那只令人头痛的熊又回到狐狸的身边了,狐狸以为自己养了个麻烦,没想到却是捡到了个童养夫,可以,这很不正常

后记
耀:“你是怎么修炼的怎么快的?长得快就算了,修炼的也这么快?”
伊万:“因为我想小耀你啊!所以上天感动了呗”说着把小耀抱在怀里。(内心:不能告诉小耀我是抢别的妖的内丹。不然耀会生气的。)

1838年

清宣宗道光十八年。

1838年1月6日——塞缪尔·摩斯首次公开示范电报。 以英国、法国为代表的欧美等国的商人在中国广州疯狂贩卖鸦片。
1838年 12月16日——祖鲁王国(Zulu Kingdom)与移民先驱(Voortrekker)爆发“血河之战”(Battle of the Blood River)
1838年6月28日 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登基
1838年12月31日,道光皇帝下旨派林则徐赴广东戒烟。
1838年4月,王耀还在家中背着四书五经,独饮一壶茶。笔墨纸砚陪着他过了一天又一天。
1838年4月,路德维希的家人发明了以后驰名中外的百利金钢笔。啤酒永远是他和家人的最爱。
1838年6月,路德受邀来到王耀家,送给了耀一支黑漆身,黄铜尖的钢笔和和一瓶碳素墨水。
正是戏水的好时候
1838年6月,王耀用钢笔在宣纸上留下许许多多的窟窿,惹得路德头一次觉得世界上有人能比自己的兄长更让自己胃疼。
耀家的花总是开的夺人眼球
1838年6月,王耀第一次使用除了毛笔以外的书写工具。第一次听到除了中文以外的语言,第一次知道世界上还有如此好看的人。
路德的头发总是梳的一丝不苟,蓝色的眼睛吸引着王耀。性格…虽然很严肃的一个人,但意外的对耀很有耐心
1838年6月,路德头一次觉得能有人让自己如此有耐心。耀家的就带着花香,不同于啤酒的苦涩。耀家的酒让他第一次喝醉。耀让他着迷
王耀的马尾总是高高竖起,及地。金色的眸子像星星遥不可及。对一切的人都很和善。没人能读懂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1838年对于路德和王耀是快乐的一年,除了年末分别的时候。路德承诺下次来时会带更好的钢笔,耀说会学会钢笔字。
从此两人再无交集。

1838年后的许多年
王耀因家里逼迫娶一女子 王春燕 ,路德维希造出许多钢笔,却再没送出。
1838年后的许多年,他们没能在一起。